×

[灵异]灵异录(58)戒指 上

96
诡魅
2017.11.07 21:28* 字数 3813

天空之中,阴云密布,沉甸甸的仿佛要压下来似的,可是没人会认为,它真的会压下来。

十二月份了,北方的天气很冷,温度经常在零下左右徘徊不定。

可是,现在却有怪异的一幕在上演。

偌大的街道上&,有不行人只穿着单薄之极的衣裳来往,他们丝毫不向寒冷的天气屈服,叫卖的叫卖,闲逛的闲逛,一派繁华的闹市景象&。

如果仔细观察这些人的话,会发现他们的双脚离地,似是踏步虚空,如同得道的仙人,但这绝不会是仙人的&。

他们动作不时露出一丝呆板&,眼神之中没有什么神采,反倒充斥着淡淡的怨恨&。

这时&,有一人身影一闪,一下移到几米开外,却没引来惊叫,仿佛这是极为正常的事情一般。

确实,这的确不算什么,只要愿意,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

因为在这里的不是人&&,而怨灵,也就是鬼&,怀着怨恨而死的鬼。

这个一下移到几米外的人停下了脚步&,他就是宁静,但却穿着古时的衣裙,走在仙城的街道上,他与这里的怨灵看上去无异,只是身上没有那股怨气罢了。

他不知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但却是一种强烈的愿望&&&,推着他来到了这里,他要去往一个地方,魁星楼&。

……

伫立在魁星楼的二楼,依栏眺望着远方&&,他看到一片翠绿的树木&,一条土黄的道路,蜿蜒伸向不知名处&。

那条路和梦里的何其相似啊,不&&,就是&,梦里的路。

那路的另一端&,就是这里了,仙城&。

现在楼上也有怨灵在,不过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怨灵&,他们举动亲昵的来到楼上&,一起望着远方,小声地说着情话&。

而只有宁静是一个人站在这里的&,他前后感到了几双目光向他这里扫来&,魁星楼,又叫鸳鸯楼,这个楼也许可以通俗点的称为情侣楼吧。

凭栏眺望,这是古人爱做的事情。凭栏的人一般都是有心事&,有的沉思,有的是盼望远方的人归来。

他站的这个位置,以前就有一个人这样站着,如同他一样眺望远方,不过那人的目光里是期盼。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蹦侨说笔闭饷锤刑?。

魁星楼&,陈婉儿曾在这里远眺,守候心上人。宁静来此心生似曾相识之感,他用天之眼看到了过去的片断,也看到了这一幕&。

当看到她那期盼而执着的眼神,他心有不忍,为什么让这个女子这样等侯&&?在那过去的片断中&,他不止一次地看到这女子站在这个位置远望&,每次都是怀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归&。

他的天之眼虽然能够看到过去&,但以他的能力&,却不能事事不漏地看到,只能拾到残缺的片断&。

不由叹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眼手上戒指,粉色的玉,握在手里感到一丝暖暖的,很是舒服,这是逸辰送给陈婉儿的,而陈婉儿留给了米心,米心又当成传家宝一样传给她的女儿月颖,月颖没有女儿,本来要传给孙女吴依雪的&,可是吴依雪死了,最后落到了宁静手里&。

“嗯?这是……”

一个女子惊疑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抬起眼来,见到一个轻施粉黛的女子&,盯着他手里的戒指。

那女子皮肤细腻白净,五官精美&,专注的神态很是吸引人,由于靠得近,宁静闻到了对方身上若有若无的幽香。

女子也感到对方的目光,轻轻地抬起头,柔媚的目光迎上了宁静,忽然眼睛一怔,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异样&,叫道:“你怎么在这里?不,你&、好像不是……”

这样一来,倒让宁静摸不着头脑了&,女子见面前男子疑惑的眼神&,又仔细看看了的样貌&,准确肯定地说:“你和他有一种神似,莫名的神似&?!?/p>

“谁?”

“逸辰?!?/p>

女子见他吃惊的表现,不由得意地笑了一笑,宁静本来长得美,吃惊时半张的嘴唇&&,确定有一番美感,她掩齿轻笑,说:“我叫筱月,很高兴认识你&。敢问公子大名?&!?/p>

“公子?大名&&?”宁静一时反应不过来,倒让筱月又笑了起来&,嗔了他一眼:“你名字叫什么?”

“宁静,叫宁静?!?/p>

筱月点了点头&,“宁静,嗯&,倒和你身上的气质般配,好名字&。不过,听你这名&&&,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子?&!?/p>

“???”宁静哭笑不得。

“呵呵……”筱月又笑几声,这才罢了&,问道:“公子怎样一人在楼里?难道没个伴吗?”

“没有?&!蹦怖鲜档鼗赝?,同时把戒指收了起来,看样子对方似乎认识这逸辰,想起和月颖老人初见,她也这么叫了一声。他也曾在照片上见过逸辰,似乎真有那么一点相似&。

筱月听了一愣&,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忽然&,他看着宁静站的地方,神秘兮兮地说:“你可知道,你站的这个地方鬼得很呢!”

宁静听了怔了一下,问:“为什么?”这时,他也想起对方就是鬼,不过看上和普通人无异&,若不是他是白日里来到仙城的&,这里在白日倒真和人世没什么两样,好像是到了晚上才会发生异变,怨气强横起来&&。

“讨厌!干嘛这样看着人家?别忘了,你也是鬼的&,在这个城里没有一个不是鬼的&。不过&,我说的呢,可不是这个意思哦?!斌阍滤档?。

“什么意思?”

“你站的这个地方啊&,”筱月故意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说:“曾经有一个经常站在这里&&,她就是——陈婉儿!”说到最后两个音&,她的声音颤抖了一下&&,然后小心地拍拍胸口。

宁静点了点头&&。

这倒让筱月刮目相看,疑惑地说:“你难道不怕她吗?在这座城里&,除了怕她的&,就是恨她的,也有又怕又恨的,当然还有不怕也不恨的&。不过&,我现在属于有点怕&,但不恨她的?&!?/p>

宁静明白了她的意思&&,试想,陈婉儿这个曾经的屠夫&,死在她刀下的鬼,哪里能不恨或者不怕?不过,他确实没从筱月身上感到怨气&,时间的沉淀&&,真的让人忘记了许多,包括仇恨在内。

“那你可以告诉我,关于她的事吗?”宁静小心地问道。

筱月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可以是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p>

“什么条件?”宁静愣了一下,没想到鬼也讲条件&。

筱月嘻嘻一笑:“陪我聊聊天&?!?/p>

……

“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那日我在后院散心&,忽然看到一个女孩子被一个壮夫强迫着拖进来&,她一边挣扎一边叫喊,巧的是正好经过我的身边,她死命的向我求救。

当时我被吓了一跳&,看这情形,想必是强卖到进来,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没想到今天让亲眼见着了。她希冀的目光,我至今不能忘怀,但是我又能为她做些什么?我自己尚且身陷风尘&&&。

那壮夫见此情景&,恼怒之下&,将女孩子打晕过去&,然后背起她的身体走了。我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哀叹不已。那个女孩子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生得俏丽&&&,尤其有股柔媚的气质,这样姿色,进了这里下场可想而知&。

几个月之后,她开始接客&,你不会了解我们这里手段,不管怎样的女子,哪怕贞节烈女&&,来了这里,管叫你乖乖驯服&,莫能不从。再过几年&,她凭着她的姿色和才艺&,渐渐成了城里最受欢迎的名妓之一&&。

正在风头正盛之时,她与一个男仆有了爱情,一时传遍街头,赞者有之,骂者有之。

须知男仆的地位,比之姑娘要差上许多&,除了端茶送水外&&,甚至要满足姑娘们的需要。

不过,这里风气有所不同,人家主人都不介意,外人又能如何&&?渐渐这倒成为美谈,引来更多客人撞桃花运。

可惜的是&&,好景不长,那男仆因母亲病重而回去了,据说,他是为挣钱才来这里的,不论怎样&,他这一去一直没有回来。

从此,那个名妓就每日来到&&,这座楼上你站的那个位置眺望。

在等待之中,她的美色渐衰&&,这时候一般人会选一个人家嫁出去,哪怕为妾为待也好。但她却依然在这里等下去。

直到一个异人的到来,他是来寻仇&,对象就是那个名妓。我从小听过异人,他们都是法力高强的人,保卫一方和平的英雄??墒?&,她只是一个看上去柔弱的女子&,能与异人结什么仇&&?

但事实上没有那样简单,这个女子真的懂得一些奇门异术&&&,经常有人看到她作出一些奇怪的事来,而且她能够看到鬼魂。

青楼这个地方阴气很重,一是女子众多,女子属阴;二是这里的人身怀怨气,试想&,来到这里的女子,哪个不是被逼无奈?故此有些幽魂也属正常,但有人能够看到,就显得不大正常了。

她的成名也与这分不开,正是因为她的这份奇特&,反而吸引男人。也正因为这奇特,招来了仇家,仇家说她当年害了人家的师傅&&,今天是来报仇血恨!

本来悲剧是不会发生的,这里究竟有高手守护,岂是一个异人来此便能任意妄为的?可是&&&,她平日里不大会处理姐妹之间的关系,加之身怀异能,令人感到恐惧异样&,于是有人落井下石,趁机和异人害掉了她的性命。

一个可怜的女子&,就这样死了,当时不免伤悲&,我可是亲眼见着她被捉进来,然后成名,最后被害。

以为事情这样完了&&,一个可怜的人死了就死了??墒撬芟氲?,七日之后的晚上&,忽尔狂风大作&,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血雨!

那雨是红的&,空气之中弥漫着血腥和仇恨的味道,风雨之中迎来一个身影&&,正是死去七日的她,她竟然回来报仇了,尤其照顾了一番害死她的那些人&,及所在的妓院&。杀完这些人,她还不够解恨&,趁着夜色,她的鬼魂将整座城的人杀了一光。我也死在了那个夜晚?&!?/p>

筱月一口气讲完,神色间显得有点疲惫&&&。

听完之后&,宁静没有说话,静静地整理着对方的信息&,显然她口里的名妓就是陈婉儿,而那个男仆则是逸辰。听她的口气,自己也是妓女,与陈婉儿还是一个妓院的&&。

“能让我看看那枚戒指吗?”筱月忽然开口问道。

宁静迟疑了一下,将戒指拿了出来&,见到那美丽的粉红,筱月一把夺了过来&,拿着它仔细地打量着&,同时一边点头称是。

“这个戒指&?”宁静问&。

“逸辰送给陈婉儿的,我记得她天天戴在手上,宝贝得很&,说来这戒指也的确够好的&,真不知那个小子怎么有钱买这么贵重的物品?”筱月看着这枚与众不同的戒指,忽然问道:“不如把给我吧?我愿意花重金买下&?&&!?/p>

“这可不行&,它对我……”宁静看到筱月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忽然说了一句令他差点崩溃的话&。

“你该不会是他俩的私生子&&?不然,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当年陈婉儿可是宝贝得紧&,怎么也不肯让别的姐妹戴一戴&?!斌阍录采裆⒛?&,立即把戒指还给了他&,末了吐了吐舌头&。

宁静这才知道对方是开玩笑罢了&&,倒显自己小气了。

筱月见他尴尬,立即摇了摇头,嘻嘻一笑&。

“通过与你聊天&,感觉你这人还不错&,当下有件事想要麻烦一下你,不知可否&?”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 ? ? ? ? ? 上一章:梦回

? ? ? ? ? ? ? ? 下一章:戒指 下

灵异录
Web note ad 1
书写吧 | 20学习资料 | 乡村小说 | 书旗小说 | 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体能网 | 医学教育网 | 中国新闻网 | 十万个冷笑话2百度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