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灵异录(59)戒指 下

96
诡魅 7d53be0d 1506 471a ac9e 8a36b5a894c0
2017.11.08 17:43* 字数 4103

宁静目送筱月离去的身影&,她显得很是欢乐,从她的行动简可以见得。只是,他却不免要苦笑了,看着手里一沓银票&,好厚,这些东西在当年一定值不少钱吧&。

只是,见了一面,聊了一会&&,她居然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自己&,难道是他魅力超大&?

摇了摇头,他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放了下来。

他低头看了看戒指,自己就是因为一种莫明其妙的感觉而来的&,究竟为了寻找什么他也不清楚。

呆在魁星楼上&,他已经找不到感觉了,既然答应了筱月的事,一定要去办的,不过按她的话&,要过上一会去才好。

于是,他下了楼&,准备要在大街上逛一逛&,昨晚来的匆忙,而且后来怨灵发生变化&,没来得及欣赏一下小城的风光,现在倒是时候。

看好了方向&,准备起步,忽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年轻人&,留步!”

宁静回过神,是一个年迈的老婆子&,她拄着一个拐杖&,正在向他招手&&。

“是在叫我吗?婆婆?!彼吖ノ实?。

“是啊&。诶,你&?”老婆子一双浑浊的双眼&,此时似乎变得明亮了一点&,仔细地望着宁静&,又摇了摇头,“有点像,不过不是?!?/p>

“我像逸辰是吗?”

老婆子怔了怔,点了点头&&,忽然目光如炬地指着宁静手里的戒指,说:“这东西我却认得,它是我的!”

“你的&?”宁静认真地看着老婆子&&,她真得老了,是非常得老,脸上的皱纹挤得如同一条条沟壑,眼珠子浊得几乎没有光彩了,看上去甚是可怕。

拐杖往地上一顿&&,老婆子不满地说:“难道&,我还会骗你吗&?这戒指可是我当年送给逸辰那个小子的!”

看老婆子不似作假,宁静连忙向她道歉&,这才使她脸色好了许多,又说了几句话,她便开心起来。

老小孩&,老小孩,人老了真倒有几分与小孩子相似&,宁静如是想到&。

“没想到这戒指居然是您老人家的……”宁静说着,把戒指又从口袋里取出来,正是他边走边装戒指时被瞧见的。然后将之递给了她。

老婆子拿起戒指使劲地看了几眼&,点了点头,还给宁静,肯定地说:“就是我家的,这是我当年送给逸辰那个小子的&,本来是好心帮,看他一个穷苦人家可怜,怎么追求一个名妓,算是帮帮他吧,没料到却是害了他??&&!”她说着,脸上有了悔色&。

戒指害了逸辰?宁静心生好奇,立即追问。

老婆子叹了一口气&,缓缓把这事的前因后果讲了出来——

这戒指原来竟是她儿子盗墓弄来的&,然后送给了儿媳,可是谁能想到&,儿子与儿媳的厄运由此开始&,先是儿子出门遭快马撞死,怀了孕的儿媳,生产那天小城的里的稳婆正巧都不在家,活活产不出孩子,失血过多而亡。

可谓凄惨到家,她一想是不是因为儿子拿回家的戒指若来的祸&&&,盗得哪位大神的坟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了,当今只能把这物品卖掉&,免得在家里再次惹祸上身。

岂料&,卖出去没几日&,戒指又被人送回来了&,并且是倒贴了银票送回来的&,据买家的人仆人说,他们家自从来了这戒指横祸不断,现在可不敢要了&。

如此&,她更不敢将戒指留在家里&&,然后又开始卖,但是&,结果是一样的,哪个买家买下它&,它的家里就出事,最后那个戒指又回到了老婆子的手里。

卖掉出祸事,扔了心疼&&&,这可是儿子冒险从墓里盗出来的,就在那日&,如果再卖不出去,她就忍痛丢掉&。无巧不成书&,有一人来到了老婆子的面前,愿意卖下她的戒指。

这人正是逸辰,文文弱弱,像一个读书人,穿着一身洗得发旧了的长袍,老婆子也认识他,他曾经帮过几回忙。

她可不想坑害这个老实人&,如实地说出了戒指的遭遇。没想到逸辰&,摇了摇头,说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的话&,给解释了半天&,最后她实在受不了对方的磨叽&,直接半卖半送的给了他&。

逸辰可是只给了她几十文银子&&,也可以说是直接送的。

收下戒指之后&&,逸辰对老婆子谢了半天才离去,原来他想为陈婉儿买一件珍贵得定情信物&&,可是就他那点钱&,要为家里的母亲治病&,哪里够买其他?

老婆子早听说了逸辰和陈婉儿的风流韵事,这可是满城尽知的,她表示对他们的支持&&,但同时再三告诫这戒指可能为他引来祸端&。

不过,逸辰怎么也听不进她的劝告&,最后拿着戒指,兴高采烈地走了。在她想来,读书人也许真能克服这些呢&。

谁想在他买下戒指的半个月之后,逸辰就离开了这里,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直到陈婉儿死去&,这里变成一座鬼城。

她时常在想&&,究竟是不是那枚戒指给他们带来祸事&。是以,见到宁静手里的戒指,叫住了他&&。

宁静听完了老婆子的话,心里哭笑不得&,一枚戒指能带来什么祸事&?在他手里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可没有什么发生&,而且若这上面真有邪气什么的,他早发现了。

他劝慰了老婆子几句&,她这才拾起悔恨&。

戒指&,逸辰无意识的举动,竟是后世的求婚所用,倒也买的合适。

宁静不禁莞尔,就在这时&,他脑海里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你这个傻书生,居然淘到真宝贝了!”这声音似嗔似笑,说不出的动听&&。

“这是&?”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陈婉儿的。

他与老婆子又聊了一会这座城的情况,她叹了一口气&,说:“唉!自从陈婉儿将这里变成鬼城已经快百年了,他们有一些人愿意冲破封印&,祸害人间以此来获得强大法力,得以超脱轮回&??晌艺飧隼掀抛又幌胪短プ?,重新做人,不愿意危害世间&!”

是啊&,还有灵魂想要回归正道,重新做人&。作为异人,降伏斩杀是后道&,不动杀伐而安宁才是上道。这一刻&&,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些灵魂实现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

……

仙境门前,不时有人影穿梭来往&&,这座妓院看上去不像妓院&,倒像书院。

他犹豫了一下&,迈步走了进去。

妓院,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在了人们的面前,至少在现代不会堂而皇之的如同从前,正大光明地告诉这是什么地方&。

走进去,这里没有想像之中的脂粉扑鼻的不适,里面摆设淡雅,处处透着种种画意诗情&&,显然是有人用心布置的,而这人也一定是一个品味很高的人。

正厅很大,雕梁画栋,走廊回旋,隐约间听见女子柔婉的歌声&,正好入耳,不会觉得吵闹&&&。往上望去,还有两层&,楼上的扶栏上有女子和男子&。

正在他打量之时,一个美貌的少女走来,礼貌地一福&&,问他喝茶还是寻知音。

他说了喝茶,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他是筱月而来的。

少女引着他来到大厅的一个地方,这里已有几人边聊边品茶&&,坐在这里能够听见不知何处飘来的乐声&,很是优雅。如此倒也是一番惬意&&。

坐着,宁静缓缓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忽然有一个模糊的画面&,给他一种感觉,来过这里,并对这里非常熟悉&。

不可思议地睁开了眼睛&,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他凭着感觉站了起来&,慢慢来到楼梯&,迈步上去。

再次循着感觉,往二楼的深处走去&,渐行人渐少,直倒一个房间门口停下&&&,他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

“吱!”

门开了,带着一股呛鼻的灰尘&,这里面满充满了陈旧的味道,厚厚灰尘铺在这个房间的每一个地方&,角落尽是蛛网&。

熟悉的感觉越加强烈,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一脚落在满是灰尘的土地,奇怪的是并没有溅起丝毫的尘埃&&&。

不断有画面在脑海闪过&,一种莫名的情绪推着他加快了脚步,走进了这个房间的一个角落,卧室,一张满是历史尘埃的床铺。

这上面似乎坐着一个人,一个女子,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来人,叫道:“逸辰&,你终于回来了……”

声音在颤抖,倾国倾城的她直直地望着&,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出口,可还是那句:“你回来了!”

这个房间是陈婉儿的房间,这个房间里的女子自是陈婉儿,跨越了将近百年的时光,生前没有等到她要等的人&,现在终于如愿了。

回来了,已经足够了。

宁静嘴唇蠕动,正要说话&。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惊叫。

随着惊叫,眼前的佳人不见了,那张不大的床上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只余下厚厚的灰尘&。

“你&、你怎么能来这?”来人是筱月,她看到宁静神色迷离,如被鬼上了身的人一样&,一步步来到仙城最恐怖的地方时,她吓了一跳,事情已经过去快一百了,她是经历那个恐怖夜晚的人,永远不会忘记陈婉儿的残忍,她简直是一个魔鬼!

现在居然有人来到了她的房间&,筱月的恐惧是可想而知的&!她是一个鬼,当宁静走进那个房间之后,她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难道陈婉儿回来了&?&&&!

怕虽怕,可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宁静出事,所以大着胆摸了进来&,什么也没有,只不过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她之所以叫出声来,是松了口气&,想像中的陈婉儿没有出现。

宁静看着筱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只是一种强烈的感觉推着他。不过&,他没有说出心中的想法&,自己尚且疑惑,怎能随便告诉一个陌生人?

“走吧&?&!本」苊挥锌膳碌氖虑榉⑸?,筱月对于这个房间还是有着本能的恐惧&,一刻也不愿多呆。

……

“谢谢你&!”筱月背着包裹,这是生前攒下的珠宝银钱等物&。

宁静笑了笑:“举手之劳罢了&,姑娘不必挂齿?!倍潭碳父鍪背?,他有点喜欢略带古味的语言了。

“我们还会再见的&,我有了安身所在,便去魁星楼上找你,好吗?”

“我……”宁静没有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又不忍说“不”,所以一时不知怎样回答。

筱月摇摇头,强笑道:“我明白的……”她强忍着泪水落下的冲动,转过了身&,认识不过半日&,可是不知为何,她有点喜欢宁静了,他长得一幅美丽的脸蛋,略带羞涩&&,善意助人。不过,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又有所释然,可终究不免心伤。

“等等!”当看到筱月眼里悲痛,宁静知道她误会自己的意思。

筱月回过头&&,努了努嘴,问道:“你还有什么话&&?”

“我不是这里的鬼?!彼荒苷饷此?。

筱月原本在眼里打转的眼泪&,顿时滚了下来&,跑到他的面前&&,举起拳头就打&,可是想到两人不过一面之缘,又悻悻地收了回来。

宁静看着她梨花带雨的面容&,一时失神,回过神后说:“我们可以做朋友啊&,如果你愿意的话?!?/p>

“愿意,我愿意&&!”筱月赶紧说道&,生怕他会后悔似的。同时,解下包裹,迅速从里面取出一沓银票,塞给了宁静&。

“不管你要去哪里,这东西跟阳间一样&,走到何方都离不开&?!?/p>

他只好收了,知道这是她的一片好意&,然后又见她摘下头上的簪子&,递了过来。

筱月看着他&,说:“再见恐怕无期&,就让它来陪伴你,好吗?”

宁静小心地接过&&,点了点头。

“相见恨晚&,相见恨晚……”筱月叹了口气,伤感地说道:“保重&!”然后&,头也不回过离开了,她怕留得久了,会说出心底的愿望——留下来吧,咱们一起投胎。

“保重!”

宁静看着她渐远的单薄身影,摇了摇头&,感受着簪子的温度&,这是一个女子的情意&。

魁星楼上&&,筱月和他分别时,说要他帮忙做一件事,为她赎身&。仙境的妓女只要有一定的财富可以赎身&,但是有一个严格的条件,必须男人或亲人来做才行&。

生前她已经攒够了钱,可是没来得及做,就死在了陈婉儿仇恨的屠刀之下,于是让阴差阳错来到这里的宁静地帮她完成了愿望。

……

穿过人群,走出好远&,一个瘦弱的身影蓦然回首,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 ? ? ? ? ? 上一章:戒指 上

? ? ? ? ? ? ? ? 下一章:失魂

灵异录
Web note ad 1
书写吧 | 20学习资料 | 乡村小说 | 书旗小说 | 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体能网 | 医学教育网 | 中国新闻网 | 十万个冷笑话2百度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