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拿三万块钱叫人把我打得半死&,还希望我原谅?

96
叫我小思吧
2017.11.13 15:06 字数 2702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这世上&,究竟有多少孩子活在“人间地狱”,

这人间,到底有多少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仍存在“豫章书院”这种残忍产物的时代^。

01.

“豫章书院”是什么^?

那是一个打着“戒网瘾”的旗号&,卖良心的“学?!?。无数所谓的“问题学生”被家长亲手送到那里^,让自己亲生的孩子惨遭虐待:

学生到学校后首先要赤身裸体地在一个满是排泄物异味的小黑屋里关上七八天^,吃着类似浆糊的饭*,青辣椒炒红辣椒^&、西红柿炒鸡蛋壳这样的菜*;

从小黑屋出去以后*,一言不合就要被脱到只剩一件单衣承受“龙鞭”的抽打(龙鞭:一种用钢筋做的鞭子)&;


有的学生受不了喝洗衣液企图自杀*^*^,老师不通知家长签病危通知书^*,而是直接用饮水机的大桶灌水催吐直到吐出血为止&;

甚至把学生当工人用^,让他们扛着100斤重的水泥上四楼^,不扛就打^&;

更残忍的是,连遭到性骚扰也无力抵抗……

勇敢站出来曝光这件事的知乎大V“温柔”说:“估计希特勒也没想到*^,集中营还可以用来赚钱,而且一个人每半年就是三万人民币^?&!?/b>

统共算下来*,这是比贩卖毒品还要更暴利的黑色产业&!而全国至少有2000所这样的戒网瘾机构&,豫章书院规模只在中上而已。

人心太冷了&,才会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些无耻的勾当&^&。这样的“戒网瘾机构”牵扯了太多利益*^,就说上面这个豫章书院,南昌市的市长李豆罗就是合资人兼名誉校长*。面对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手无缚鸡之力的我们只能任愤怒溢满胸腔,却连指责也不知道该释放在哪里。

0⒉

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咒骂那些作恶的人,也祈祷每一个为人父母的人都不要成为他们的帮凶&。

可豫章书院事件曝光以后,无力感越发沉重了*&,荒唐的一幕出现在眼前:书院请了许多学生家长联名上书*,并拉起各种横幅标语呼吁支持办学^。


理智哪里去了&?孩子是亲生的吗*?这不是公然举着枪指向更多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吗?

这样荒诞的笑话并非仅此一个&,生活中愚昧无知的父母还有更多&。

隔壁家的小胖,父母外出打工,他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上初中以后^,小胖迷上了网络游戏,把自己关在屯满泡面的房间里^,没日没夜地对着电脑,饿了就吃一桶泡面,困了就蒙着被子昏睡^。时间一长,小胖的身体越来越差,学业也荒废完了。

有一回小胖妈妈休假回家,听到她发牢骚:“别人家的小孩不也是爸妈出去打工,怎么就他一个人在这个样子?这么些年^,起早贪黑地挣钱不知道为了谁!我真是命不好,摊上这么个孩子^?!?/p>

你看,这是生活中很多家长的共有认知:都怪孩子生性顽劣^,作为父母我很无辜。

0⒊

无辜的究竟是谁^,有多少父母会反思自己呢**?

去年过年回家*,小胖已经长成了个大男生*,很难想象*,几年过去了&,他竟然还在房间里不问世事地打着游戏&。小胖妈妈恨铁不成钢&,大年初一把网线剪断了^,小胖气得一把点着了几千块压岁钱。街坊邻里都说这孩子无药可救了^,但没有谁谈论过这些年他缺失了多少父母的陪伴&。

我在换工作以前^,当过一段时间老师*。那时候&*,能清晰地感觉到留守的&、单亲的学生和其他学生之间有一条模糊的分界线&。同样都是十三四岁的孩子,那些缺少爱的孩子的眼神里的闪躲总是更多^&,偶尔还会有一些看起来很容易识破的伪装^,比如故意捣乱来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们*,没有十三四岁的孩子应有的烦恼和快乐**,他们缺失的^,是除了父母*,其他任何人都给不起的爱和陪伴&*。但是父母回应的*,往往是“你不行”的责备和羞辱。

当然**,很多留守儿童的父母处在生活的温饱线上^,确实无暇给予孩子更多的精神陪伴&*。这是生活的重负所致^,没有人可以去控诉*?^?傻彼怯幸馕抟饧渫嘎冻瞿侵帧蔽也慌隳?,你也不该比其他孩子叛逆&,甚至应该和他们一样懂事“的心态真的正常吗&?

留守家庭是一种情况,而另一些就守在孩子身边的父母呢*?很多也根本没有发自内心地关心过孩子^,他们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物品*,只知道强加自己的价值观在孩子身上:

觉得学生接触网络太多不好,就剥夺他们了解世界的权利&&,甚至送进地狱般的“戒网瘾机构”&;

他们寄望于孩子成绩优异,就不在乎除了分数以外其他的任何^;

他们只管给你他们想给的&,不在乎你是否真的需要。

到最后,突然发现自己给孩子没有发挥作用*,反而导致孩子走上歧路时,便只知道一味责怪,而绝不会问一句:我之前有没有哪里做得不对?


0⒋

太多孩子在青春期的时候脱了缰四处野*,却没有哪一个孩子生来就是冥顽不化的。难道管不好管不了都送去小黑屋吗&?

你无能为力,就干脆放弃;

你管教不了^,就索性扔给暴力^;

你无知无用,就破罐破摔地说一句“他这样我真的没办法了啊”*&。

他这个样子不是你教出来的?

四川大学教授@彭谨Matlab发过这样一条微博:华西精神科一个老师曾经说过*,很多时候遇到被父母拖过来做心理咨询的小孩&,一聊天^,这孩子挺正常的啊*,再和父母一聊天,这不典型的偏执型人格吗?然而这种事情医生也没啥办法。精神科又不能强制治疗*。很多时候应该关小黑屋的是父母而不是小孩&。

但没有人会送父母去小黑屋,你能做的是什么?

网友@故园无此_声的故事很有说服力:

我支教的第一年^,有一个娃问我:亲嘴&,舔舌头,会不会怀孕*^。我问她^,谁&?她说&^,是她自己的亲爷爷*。我理论上是该去教他们英文的。很多人完全不能理解东南亚人的语言天赋**。尤其是我的这些孩子们*,他们不到五岁就能从村子里走三十多公里&,去到旅行区*,精确地分辨出游客们分别来自什么地方,然后用该国语言打招呼问好^,然后乞讨要钱&。我每天都在问自己^*。孩子们*^,我可以为你们做什么&?英文吗&?华语吗&?日文&?学会了你们可以用来做什么&?乞讨更多钱&?最后啊&,我画了很多小卡片&&,教他们:什么地方不能让人碰*,什么是男生,什么是女生。还有,你们现在没有被当人对待,对于这点我很抱歉,我也没办法帮你们*,只有你们可以帮你们自己。所以孩子们,拼命去学习吧。努力离开这个地方&,你们才能活得像个人。

的确*,无论是把你推向冰山火坑的亲人,还是双手沾满污秽的施暴者,恶人始终是恶人&,你能做什么呢?你能做的&,不过是拼尽努力远离不健全的原生环境&*,去活成自己*^。

0⒌

相较而言,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我们可以,

在面对自己未来的小孩&,

乃至身边每一个值得爱和被爱的人时&,

多给一点耐心和时间&,而不是成为冷漠的大人**;

我们可以*,

在平凡的生活中尽可能地变得强大和勇敢^,必要的时候站出来献出自己的一点力量^。

就像曝光豫章书院事件的“温柔”即使在遭到被废一只手的威胁时*,也还在进行越来越深入的调查和揭露*&。因为她^,豫章书院关门了^&,许多孩子得到了新生*。

但很遗憾^,一个“豫章书院”关了&,还有许许多多我们不知道的这样那样的不公和残暴在发生*。

韩国电影《熔炉》几乎是荧幕版的“豫章书院事件”&,有一条影评说:08年做毕业设计的时候查到的数据:在中国&*,每天有40多个孩子非正常死亡。

希望^,这个数字越来越小&,直至没有。

希望^,当黑色的暗流涌来的时候,我们都能全力奋战,还给干净的人一片干净。

哲思风向
Web note ad 1
书写吧 | 20学习资料 | 乡村小说 | 书旗小说 | 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体能网 | 医学教育网 | 中国新闻网 | 十万个冷笑话2百度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