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文字中死去^^,在文字中重生

96
井底女蛙
2017.10.27 13:08* 字数 3154

2017.10.25? ? ? 星期三? ? 晴

5:30^,闹铃将我从梦中惊醒^^,舍不得睁开双眼^。
网络图片

昨晚称一下体重,只有43公斤了,四个月前^,我48公斤^。我查找原因,时间和进入简书吻合,也就是说写了十万字*,瘦了十斤^。

每写一万字掉一斤肉*,我当个笑话说给他听。

“照这样下去^*^,至2021年6月,你的体重将变成零……”他马上发挥**^。

“不,还有21克,那是我灵魂的重量*^?!蔽矣哪?。

“不,就是零*,你自从开始写文章*,魂就丢了*?!毕壬炙礮。

我知道*,他这是间接表达不满了**。前两天他就说我**,家务事越来越不上心,家里到处乱七八糟**。我没吱声**,他说的是事实^^。

确实*,简书让我痴迷**,第一次发现我和文学那么近*。由一见钟情到陷入热恋,和简书*^,和文字。

上了年纪的人动了爱情,就如同老房子着火,不可救药*^。

老房子着火多么热烈*,可是又充满遗憾和不甘:简书,你为什么姗姗来迟^?我已届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正处于人生最忙碌的时刻^。我该怎样爱你*?

忽然悲观^^,想到了死和死后的情景*。晚上写了一篇文章丧妻半年,我要再婚了。本来想通过男人的回忆,表现女人辛苦的一生,写着写着^,走了题^^。

11:30完成*,很满意*^。又看了会简友文章*,一直到12点多才睡,最近都是如此*,好困*。

网络图片

还是舍不得睁开双眼^。

回味一下昨晚的梦——爬楼梯,很高很陡,转来转去^,心惊胆战^^。这个梦重复过无数次*,都是压力大、感觉累的时候出现。也许该歇歇了**,我想^^^。

起来^,叫醒儿子后*,我去做饭^。点开煤气,同时点开简书。十多条信息,边做饭边回复?;共淮?*,前一篇文章发布两天了^^,还不断有反馈。

感激简友们的关注和认同,我要继续努力写好文*。

六点半,孩子上学了*,老公还在睡^。我读了两篇宋词^^,一篇散文**,吃饭时心里计划:上午没课**,烧个排骨,看看书,把昨晚的文章检查一下发布*,晚上值班写书评。

七点^,韩大爷的“100天领读营”早课开始^**。插上耳机**,边听边拎包出去买菜。路上都是学生和家长^*,急急匆匆^*;还有跑步的人们*,热气腾腾*;路过广场^,跳舞的打拳的老人们真悠闲……

哪天写一篇《清晨》*,反映不同年龄人的生活**。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记下标题*。

菜市场好热闹^,好多有趣的对话和场景**,生活气息在这里最浓厚^^,我又记录了几条信息。

备忘录里好多标题了^**^,可以写半年^。不禁自嘲,我特么真像个作家,处处留心**^。

买菜回来一边做事一边思考书评*,还有昨晚的文章**。

十点准备工作完成**^,煮饭^,烧排骨*,孩子回来再炒个蔬菜,烧个汤*。

腰有点累*,我躺沙发上又把文章看看改改,点击发布^*。然后看简友的更新^*^,评论*^、点赞、沉迷^^。

忽然闻到厨房糊味飘出来*^,不好^!

果然,排骨烧焦了**,同时烧焦的还有锅……

儿子很快就要放学到家**,怎么办^?不能光吃青菜蘑菇呀,赶紧从冰箱找出根火腿肠^,再加两鸡蛋*,配上青椒*,炒了一盘红绿黄,煞是好看*^。蘑菇青菜加上榨菜*,烧个汤*。

儿子进门^^,拼命吸鼻子,“妈妈做烧烤了吗*^,好香呀?!?/p>

“额^,是谁家粗心的妈妈烧糊了饭菜吧^*?”我急中生智*,“今天简单点^,一菜一汤,以素为主*^*,你脸上最近好多痘痘,少吃油腻*?!?/p>

我把菜和汤端了出来,充满内疚^**,为自己的失误和谎言惭愧。

“唉!自从你进了简书,我们中午就经常只有一个菜了^^。你要是成了作家*,我恐怕早就饿死了。妈妈你不要写了,或者等放假再写?!?/p>

“好的^,我调整一下^,确实**^,妈妈重心有点偏了?*^!蔽掖鹩?*。

儿子坐下看菜**,“这是什么呀*?火腿肠炒鸡蛋?*!”

“不^^**,这是散文**,题目叫秋天!?/p>

“唉^!最多算首打油诗,常(肠)扯淡(蛋)!?/p>

哈哈哈……

胡乱吃过,赶紧睡觉,上高中的孩子太缺乏睡眠^。我尽量和他同步***,也迅速上床^。

困死了^^,还可以睡四十分钟^^^。千不该万不该,好像条件反射^,我又点开简书:哇*,刚才发布的文章已经推首,好多信息。

完了,午睡计划又打乱了***。

回复评论^*、回访简友^,时间很快过去^^,叫醒儿子*,我也洗漱一番^^,去上班^。

网络图片

我先专心地批完作业*、备课**?*;故侨滩蛔?*,中途又打开简书看了两次。

该上课了*,手机放进抽屉。工作,我可是认真的*。

正讲得起劲^^,后面两个男生忽然你推我搡吵起来**。

怎么回事?^^!

“他非说我脚臭味熏人*,我今天新换的袜子和鞋!”家豪嚷着*,黑黑的脸急得通红*。

“就是他的脚臭,后面没人,前面是女同学?^!弊有患辈换?。

全班一起笑,我恼^^^,“子轩*^^,为什么不能是你自己的脚臭*?为什么不能是女同学的脚臭呢^*?”

同学们笑得更开心了^^,子轩低下了头*。他的脸和脖子都红了。他是个干净白皙的男孩子^,他一定觉得女孩子不可能脚臭吧^?

忽然头脑中闪现两个标题,《我就是那个脚臭的女同学》《不是每个女孩都冰清玉洁》**。我甩了甩头,魂兮归来***。

我爱课堂,心情愉快*^,三节课连上也不觉得累^。六点,下课铃响,飞一般回到办公室,打开手机上简书。

耶*!点击量已经破六千^,一百多条消息提醒*^*。舍不得看*,回家欣赏。

儿子要上晚自习*,先生有应酬*,我和简书可以独处四个小时*^。想着这些,我心花怒放地走在路上^^,看谁都漂亮*。

等绿灯**,眼睛有点迷糊^,手机看太多了*。然后想起闯红灯而死的兰兰,和半年后再娶的男人^,“一定要好好活着*,辛苦创下的家业不能便宜别的女人?!”又想笑*,看看,自己挖的井^,自己跳进去了……

身边站了一对男女^**^^,应该有四十多岁*,两人都瘦瘦高高^*,衣着考究*。他们脸色凝重,好像在生气,刻意压低的声音*,跳楼**、变心、出轨……这些字眼钻进我的耳朵里*^。

咦^,有故事^^!我兴奋起来^^,更靠近他们*。绿灯亮了*^,我跟随他们抬脚跨步^**,男人忽然加快脚步,女人紧跟着*,伸出手拉他^*。男的推女人^*^,女人不放手^,我边走边看他们。

忽然男人一掌劈来***,女人偏头,“啪!”那铁砂掌落在我的右脸颊*,火辣辣的感觉猝不及防**。一阵晕眩,我倒在马路中间,天真蓝^,飘着朵朵白云**。

刺耳的尖叫声*^、咒骂声、马达声、车喇叭声……

我看到了死亡,好困**^。闭上眼睛之前**,我想起简书,想起我的热文,还有那么多的评论……

我要写一篇《死亡*,猝不及防》。

网络图片

2017.10.27? ? ? 周五? ? ? ? 晴

不知做了多少梦**,梦里,一篇篇爆文、一级级楼梯^。在冗长的梦境里*,上演着现实中向往的欢喜和难耐的压抑*。

怎么有哭声^^?是我的亲人^。

“看来没希望了^**,准备后事吧*!”老公无力的声音。

“不,妈妈没死*^,再等等!倍?!

“都是简书害的,这几个月*,她像丢了魂一样,整天意淫^^^,丢三落四^*。写写文章也就罢了*^,又开什么直播,还给学员点评……”老公又说^^。

他的嘴脸终于暴露了!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丧妻*^,终于轮到他头上^。真是报应啊^*,和我写的文章一模一样——孩子大了,新房装修完成,半年后那个新人要出现了吧^?

原来*^,我竟然死在了自己的笔下……

“给她换衣服吧!”有人说*,妈妈和姐妹们的哭声又大了起来^。

“不*,妈妈没死*。妈妈说和我一起努力,三年后我上大学*,她要出书*?^!鼻装亩拥纳鬪,我的泪流了出来*。一直想写他*^,可惜来不及了^。

“看**,妈妈哭了!妈妈活着^*^*,她哭了^*^^!”我的手被握住了^,是儿子的手,指肚上有茧^*,因为拉小提琴*。

“妈妈^,你醒过来呀**^!你快看看,你的文章一直在热门呢,好多人评论点赞*^^,还有打赏呢!妈妈*,妈妈!”儿子叫着,我想看他*,可是睁不开眼睛。

“女蛙,我来了,你的老同学来了?^!闭馍裟吧质煜,李达!“你自从写文章就不跟同学玩了,大家都怪你呢^??煨压碸,我们圣诞节聚会*^,不能没有你?*!?/p>

对不起*,我想到了那场青春的霍乱是李达的原型,还有第二部分要写*;我还想写我的蓝颜*^^,看来完不成了。

妈妈哭得撕心裂肺,姐妹们唉声叹息*^,闺蜜也来了,在耳边碎碎念着我这几个月的冷落……都是声音^^,都是故事^,我真想把他们都放进我的文章里^*。

“好了,大家冷静一下吧^^^!”又一个陌生人^,“家属过来签个字^,已经二十四小时,根据心脑电图和各项指标*^*,可以确定脑死亡*?^!笔且缴?!我终于死了^,被死了。

也好,早点死**,早点投胎^**,十几年后,又一个女蛙^*。不一样的是*,新的我,年轻^。在简书,我不会再因为年龄自卑*^*。

“等一下!”儿子用力握着我的手喊*,“妈妈^,你快看看你的手机,你的简书^,简叔给你点赞了^,还给你发了简信^**!”

“什么^^?^!”一股神奇的力量,忽然注入我的身体。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快,手机拿来**,让我看看!”

喜怒哀乐
Web note ad 1
书写吧 | 20学习资料 | 乡村小说 | 书旗小说 | 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体能网 | 医学教育网 | 中国新闻网 | 十万个冷笑话2百度云 |